媒体札记:国  旗 插 上 钓 鱼 岛 (转载)[已扎口]

讨债新闻

tzxw

当前位置:首页 > 讨债新闻 > 正文

媒体札记:国 旗 插 上 钓 鱼 岛 (转载)[已扎口]

zhaiwt 2021-02-28 18 0


  一、保钓

  “在日本的投降日,中国公民登自己的岛被日本人扣留!”——这段愤怒微博代表了爱国者的心声。

  跟踪香港保钓船航向的人们,在昨天下午16时29分等来了前方勇士的捷报,随行的新华社香港分社记者林建扬用三个感叹号宣布“登上钓鱼岛”。此前,根据新浪头条新闻引用日本媒体等的滚动播报,载有14名中国香港保钓人士的“启丰二号”于北京时间昨天下午14时50分左右进入钓鱼岛海域,日方巡逻船开始实施围追堵截,日船还发射水炮阻扰;16时26分,保钓船抵达钓鱼岛岸边并搁浅,此时船首已经破损,所幸无人受伤,全体船员齐唱国歌。

  因为这是一场3天前就已事先张扬的行动,外交部可以趁着那些抱怨政府在钓鱼岛问题上一贯软弱的牢骚还没开始,就通过新华社在昨天午时发布答问:“中方在钓鱼岛问题上的立场是明确和坚定的。我们正在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中方已向日方表达严重关切,要求日方不能有任何危及中方人员、财产安全的作法”。在得知日本冲绳警方以“非法入境”嫌疑抓扣了登上钓鱼岛的5名中国香港“保钓”人士后,再发一电稿:“记者从中国外交部了解到,中国外交部正在紧急联系日方,就此事提出交涉。”

  人民网晚间更新进展,引用NHK消息称“日本逮捕全部14名保钓人士”。在报道此轮保钓行动方面,这家官办新闻网站能够表现得比那些商业门户更加积极,从早晨7时保钓船距离钓鱼岛还有40海里时就已在首页开始实时播报。其新浪微博账号在晚间将那些表现保钓鱼者在五星红旗下高呼口号的画面置顶,并发出“惊险瞬间!15日下午,日本海上保安厅两艘巡逻船在钓鱼岛以西15公里海面‘夹持’保钓船,以改变其航向”的读卖新闻网站所刊图片——当然,中共中央机关报下属网站的图片编辑们需要裁切掉登岛者手持青天白日旗的那一部分。

  插旗是种标志,这已经可以让爱国者兴奋一会儿。人民网国际频道富有斗争经验,请来日本新华侨报总编辑蒋丰接受采访,解读“此次保钓人士为何能成功登岛”。他预言“此次日本方面采取相对让步的做法,背后有更大的阴谋”:“目前有报道指出,香港保钓人士被岛上的日本海上保安人士逮捕,表明日本的海上保安人员已先期登岛,日方实际上突出强调了对钓鱼岛的实际控制。另外,日本海上保安厅用示弱的方式向国民释放信息,今后日本国内呼吁自卫队守卫钓鱼岛,或者进驻钓鱼岛的声音会越来越高。”

  另一篇分析由中国社科院海疆问题研究者王晓鹏提供,强调虽然“中国民间保钓人士已经不止一次成功登临钓鱼岛”,但如今正值日本召集极端分子大打所谓“文化牌”、“民间牌”,再加上中日建交40周年、二战战败纪念日这两个节点,所以,“由于目前特殊的地区局势以及时间选择,此次登陆在宣示及维护我国对钓鱼岛之主权方面,是有着重大意义的...我民间保钓人士成功登临钓鱼岛,正是对日本近来一系列非法举动的民间回应...此次登临钓鱼岛的主动权被我方夺得,无论日本政府对我保钓人士是‘扣’还是‘放’,都会成为其政治对手攻击的靶子。由此可见,日本政府面对中国民间保钓人士的登岛行动,已然方寸大乱,随着该问题的进一步发酵,民主党方面已经濒临钓鱼岛危机处理失控的边缘。”

  子夜零时前两分钟,在转发新浪《视频回顾香港保钓人士登陆钓鱼岛全过程》后,风头正劲的人民日报微博运营室编辑也终于写好了这个特别日子的晚安帖:“今天,抗战胜利67周年纪念日;今天,五星红旗插上钓鱼岛;今天,中国人发出共同的吼声。这一壮举向世人宣示:家国山河,难忘故土,中华儿女绝不容忍钓鱼岛孤悬波涛之上。此时此刻,我们牵挂着14位同胞的安危,企盼他们平安回家,企盼华夏更富强,九壤早归一。清秋夜,共祈愿。安。”

  配上《南京举行和平集会纪念抗战胜利67周年,外交部发言人就靖国神社问题强调日本应吸取历史教训》,转发外交部副部长傅莹提出的“立即无条件放人”,今日钟声专栏警告“日本不端正历史观就难以自律”:“有过不光彩历史,还做‘政治上不正确’之事,在国际社会是立不起来的。不管经济发展到哪一步,找到什么样的靠山,注定成不了有尊严的大国,没有任何软实力可言。如果对能否得到世界的宽恕都不在意了,如此心理状态,只能视为难以理喻。这样的国家不仅难以亲近,而且需要严加提防。道理很简单:不认账,迟早有一天会来‘要账’的。”

  根据这篇中共中央机关报要闻版评论,这个“无力走出侵略战争阴影、心浮气躁”的东瀛邻国,8月15日在历史问题和现实问题上“双向出击……制造了新的麻烦”。日本两名内阁成员和国会部分跨党派议员公然参拜靖国神社被定义为“政治上不正确”;先行承认“中日双方在钓鱼岛主权归属问题上存在争议是客观事实”,但更强调“中方一向主张在尊重事实的基础上通过谈判妥善解决问题”:“究竟是哪一方拒绝信守双方迄今达成的有关共识和谅解,背离了通过对话协商管控分歧的正确道路?从非法抓扣中国渔民和渔船,到‘命名’、‘购岛’、‘视察’、‘垂钓’闹剧,再到高调宣布在周边加强军事力量……回顾一下几个月来日方的所作所为,答案是明摆着的。”

  这篇警告“一旦‘偏执’和‘无畏’走向极点,会有什么样的举动?历史不容忘记”的文章,得到人民网和新华网今晨头条推荐。其实,这已不是最高喉舌的第一轮开火,前天就有言在先,《“八一五”不是日本政客耍小聪明的日子》,昨天是由海外版《奉劝日本莫因焦虑而莽撞》。

  央视虽然没在昨晚新闻联播里播出登岛画面和外交部抗议,但自有《各地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7周年》、《日首相表示日本需要进行深刻反省》,以及《韩总统说慰安妇问题违反人类价值观》。《新闻1+1》可以说得更多一些,大喝一声“8月15日,我们登上钓鱼岛!”

  主播董倩先请记者解释报道用词区别:“日方用‘逮捕’这个词,很明显就是说中方保钓人士是违法了日方法律,他这样一个主张是想说明钓鱼岛是日本的。而我们中方说到被日方控制,显然非法控制也是说明我们中方对钓鱼岛有领主权。”

  而后,根据这档节目引述的说法,香港保钓人士之所以选定当天登岛,除了因为日本战败纪念日外,还有不容延后的现实原因:“由于之前日本右翼组织宣布,部分日本国会议员将要在本月19日登上钓鱼岛主岛。因此,香港保钓人士决定率先登岛,宣誓钓鱼岛属于中国领土的固有事实。”

  在今晨滚动播出的《朝闻天下》中,除了请香港民众在镜头前表达对保钓勇士的声援、对日本政府的不满外,央视编导又连线“启丰二号”船长,由他在电话录音中哽咽地说:“这是一场意外的胜利...中国人等了十多年,终于能够上去了!”

  是的,终于上去了!这个早晨,全国几乎每一份市民报章都在头版这样宣布,北京日报、解放日报、南方日报这样的党报也加入声援。重庆时报用半个版铺满五星红旗,代言“我们只有一个目的,宣示主权”;现代快报用大红线框和大红标题强调“8.15,登上钓鱼岛”;黔中早报、三秦都市报、东南快报齐声厉喝“放人”;成都晚报反正也不是第一次用脏话上标题了,今天更加凛然正气地“我呸”……

  针对日本首相野田声称将根据日本法令“严肃”处理中国保钓人士之讯,京华时报发表头条评论《日本不要再玩弄“依法”把戏》,斥道“面对中国捍卫主权和保护公民合法权益的意志和决心,日本的国内法就是废纸一张”;齐鲁晚报则把两艘日本巡视船夹持撞击保钓船的瞬间放在封面,喝斥《日本想干什么》、《登自家岛,关日本人何事》,还配发社评宣告《保钓行动背后站着十几亿中国人》:“这次保钓行动虽然是民间行动,是公民对国家事务的一次自发参与,但表达的是每一个中国人维护国家领土和主权完整的决心和信心,这种爱国热情,是任何时候都值得我们万分珍视的,这种民气,是我们面对外部世界的基础能量,也是我们的精神元气……保钓人士踏在钓鱼岛上的脚印,是他们自己的,也是我们每个中国人的。向保钓行动致敬!”

  “将国旗插在自己的领土(钓鱼岛)上,无论如何,这都是值得赞许的事情”——腾讯也来讨论下《怎看民间“保卫钓鱼岛”》。承认日本在“实际控制”钓鱼岛上确实占优,而石原慎太郎提购买钓鱼岛、日本中央政府国有化钓鱼岛都为加强“实际控制”,这则专题认定那些“中国不够硬”的说法完全经不起推敲:“所谓的派政府船只甚至是军舰强行登岛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这样做无异于公开宣战,对于双方,都属于最坏选择...中日两国此前已承诺共同开发中国东海其他地区的天然气资源。维持钓鱼岛现有安排是实现这种模式的最好方法”。

  所以,在编辑梁丁看来,“保钓人士有预谋的宣布要登陆钓鱼岛,在上面插国旗宣示主权,是在钓鱼岛争端的博弈区间里,冲击日本对钓鱼岛实际控制权的有效方式”,而“如果日本坚持用国内法处置保钓人士,彰显其‘实际控制’,只会让14名保钓人士成日本政府烫手山芋,而很难达到其预定效果……可以预料,日本长期扣押保钓人士可能性不大。”

  这些预测判断应该也符合胡锡进之意。他在昨晚连发8条微博,既赞扬“钓鱼岛形势非常复杂,但保钓人士突破了这种复杂性”,也强调“政府不公开支持民间人士登钓鱼岛是对的”。这些话最终由今日社评《中国官民默契是保钓成功之本》综述,并获新浪头条推荐:“中国社会必须搞清楚一个事实:民间保钓行动都是由国家综合实力做支撑的。政府未对保钓人员登岛提供公开支持,并不意味着保钓人士是孤立的。他们能安全地去,最终能安全地回,日本海上保安厅巡逻船向他们打水炮,而非打真炮,这都是中国国家力量在震慑和护佑。”

  是的,与其说这篇文章是写给日本人看,还不如说是给自家百姓:“中国公众很多人搞不懂为什么钓鱼岛是中国领土,却被日本占着,以及为什么解放军不派军舰为保钓人士护航。一些人还成心以此做文章,宣扬中国政府的‘软弱’中国内部面临了解钓鱼岛复杂现实、让坚决保钓与中国战略利益彼此协调的长期任务……中国的保钓已经成绩斐然,日本‘实际控制’的钓鱼岛至今是百分百的荒岛,日本不敢开发它,日方人员登岛也有禁忌,要看中国脸色。这一切与俄罗斯在南千岛群岛上以及韩国在独岛上毫无顾忌的表现已有很大区别”。

  继周二用《日本若出狠招,中国应坚决报复》打气后,这份中共中央机关报畅销子报需要在今天劝告民众相信官府决心、理解官府难处:“中国做不到现在就‘夺回’钓鱼岛,这一点也必须让国民清醒。那意味着一场大规模战争,打这场战争不符合中国人民的利益……对外争端一旦处理不好,在很多国家都容易变成内部争吵。中国现在面临多方向的对外摩擦,牢不可破的内部团结是在声势上压倒对方的最关键筹码。”

  对门户网站来说,在转载环球时报类似“日网民叫嚣‘枪决’登岛者”、“中国海监船昨晚驶入钓鱼岛海域”这样的消息时,还有一个附带的好处,那就是可以更加自在地让那面青天白日旗重见天日。

  很可能,在中国大陆的所有总编辑中,只有胡锡进昨晚有能力忠于新闻事实,在《中国人昨天登上钓鱼岛》的封面文章中,不加修饰地让两岸政权的两种国旗同时飘扬在一份正式出版物上。与此相比,南方都市报和钱江晚报头版大标题只谈五星红旗难免像是“选择性报道”。

  没办法,有那个心也没那个胆。绝大部分供职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图片编辑都像央视一样,把带有中华民国国旗的登岛画面上半部分截去;有所不甘的新京报是在图片中段敏感处盖上白底放入标题;华西都市报的版面设计师让那条黑色块稍微延长一点,挡住该挡住的地方;最巧妙的还要数晶报和武汉晨报,煞费苦心找到两全之策,标题中的某个大字正好嵌在关键点,满地红的旗帜主体还能隐约看到,只是关键的青天白日就不见了。

  只有与台湾对海相望的厦门商报一了百了,干脆打开修改软件,把对岸的国旗改成一块红布,跟随五星红旗飘扬在钓鱼岛上(不过,在因此遭遇网络批评后,这家福建报纸在午前通过微博道歉)。

  凤凰网恐怕本来就不用考虑那么多,他们有香港背景。不仅可以用专题转发自家卫视的直播节目,更可带些自豪感地在用标题宣布《保钓船上14人均被日方扣留,包括两名凤凰记者》、《凤凰卫视就两名记者被扣发表声明》,以及《香港保钓船出海确实不是凤凰策划》。

  历史频道也需要贡献知识。《中日钓鱼岛争端是如何产生的》得出结论:“钓鱼岛属于中国没有疑问,但二战后的国共之争使得日本钻了空子”;《从日本民族性看中日钓鱼岛争端》则说:“日本像青春期的孩子,当用力量征服他,顺从和谄媚便理所当然了。”

  午前,网络编辑们已经在推荐“香港保钓人士被移送至那霸市港口”的最新图片,环球网引用日媒消息宣布“5人在‘被捕’时高喊,‘这里是中国领土,我们不需要护照’”,新华社则从北京发出《中国保钓人士到日本驻华大使馆门前抗议》的快讯。

  其实,除了指责中国政府“软弱”的声音外,也总有一些看多了保钓的人们在呼喊“家园不保、谈何爱国”、“中国当前最大的危机不在抵御‘外侮’,而在如何平稳转型”,更有“棋子”之叹。

  21世纪经济报道今天的一段描述或可证明。记者引用世界华人保钓联盟秘书长李义强之言:“本次两岸三地联合保钓行动公布后,大陆保钓人士受到劝谕后取消了行动。而在台湾方面,用于保钓的‘大发268号’和‘全家福号’两船船主不愿向台湾中华保钓协会和世界华人保钓联盟出借船只,导致计划夭折。”

  这盘棋的下一步,对手又会如何?人民网发出通牒——《处理中国保钓人士登岛问题考验日本政府诚意》。

  二、悍匪身后事

  重庆媒体在为保钓者助威的同时,也要继续为自家警察喝彩。

  重庆晚报的头版头条是《电话短信涌向英雄民警周缙王晓渝,“击毙周克华,重庆公安好样的”》,这两位一战成名的中年男子的爱好习惯都被一一记录,重庆晨报发布对话:“女儿:爸爸,你的事情我可以给同学说吗?王晓渝:要保持低调,有一颗平常心。”

  重庆商报自信满满,除了声称《击毙悍匪后36小时,市民生活回归恬静安然》外,更对比周克华与12年前落网的“中国第一悍匪”张君,宣布《悍匪再凶残再狡猾,到了重庆都跑不脱》。

  那个20岁姑娘现在是主角,五大门户均重点推荐“重庆警方提审周克华女友寻找哨兵步枪等线索”,按东方早报的说法就是:所有疑点或都要靠她解开了。

  华西都市报发现,原来这位名叫张贵英的90后小女友,原籍本省。于是,这份四川畅销报纸派出记者直探她家,“父亲:不相信女儿干了坏事;母亲:只知道女儿在重庆治病。”

  为了配上“周克华女友,20岁宜宾人,他的军师?”这个标题,编辑还特意放上了一幅张贵英艺术照:“据父母介绍,这是张贵英端午节之前拍摄的,当时她从宜宾提前回家,身上就带上了这么一箱艺术照,这些艺术照制作精美,按市面上影楼的价格近万元。”

  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已经去了“军师”父母家,干脆再用一个版登出周克华母亲在一间黑屋子前天接受采访时以扇掩面的场景吧,《又爱又恨儿,连离婚都不告诉妈一声》。

  但那些昨日旧闻毕竟有些过时了,新来的是重庆晚报。首席记者夏祥洲显然吸取了华商报昨日被批的教训,注明自己是“从知情人士处获悉”:“陈世珍得知消息后,情绪显得有些低落,还偷偷抹泪,但是没有放声痛哭。她甚至还念念有词地自责:‘你是解脱了,可害了这么多人!这么多家庭。小时太惯你,打工干什么也不说,喊我不管你做什么,我是管不了,你自己要管住啊!’”

  于是,这段声称“陈世珍还提出想去看看周克华的尸体。警方回应,在适当的时候,肯定会送她去给周克华收尸”的新闻,在今天得到新浪搜狐腾讯重点推荐,同时配发的是《记者强拍周克华母亲被批违反职业伦理》。

  这其实是来自中国青年报头条评论《拒绝红包却拒绝不了消费周克华老母》,和很多民间意见领袖一样,作者王石川对昨天那段“得知周克华的死讯时,她足足怔了20秒,握扇子的手微微抖了几下”的描述感到非常愤怒:“‘罪不及父母,祸不及妻儿’...显然,她极不愿接受采访,也不愿让人看到她的悲戚表情,但记者依然毫不在乎,直到问得她手抖,这何其残忍!”

  在回忆了例如“杨武之妻被强奸”等那些为了抢到独家新闻而伤害无辜采访对象,或者肢解新闻伦理的事件后,这位时评家语重心长:“许多时候,对记者的最大考验不是利益诱惑,而是盲目追求独家新闻的狂热。许多优秀记者拒绝收买、拒绝红包,却拒绝不了成为独家新闻的报道者,甚至为此伤害了新闻伦理,殊可叹也。这是新闻伦理的悲剧,但愿这样的悲剧少一些。”

  王石川在批评同行时也提到了另一种迷失和极端现象,即“将其杀人越货诗意化、英雄化,比如称他为‘爆头哥’,网上甚至出现了《周克华列传》,称其‘行侠义之事’、‘智勇’”——而这也正是今晨央视网推荐成都晚报评论的原因所在:“悍匪周克华14日早晨被民警击毙的消息让忐忑多日的重庆人长出了口气。不过,网上也出现了一些奇谈怪论,称周克华‘死了太可惜了’、‘九个人陪葬,值了’。笔者要说,这种泯灭人性、完全不顾受害者家属悲痛心情的病态心理可以休矣!”

  党报就更需要在这个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树立正确导向了。人民日报微博在昨天深夜敬告“宽容不等于没底线”,解放日报更在今天为此批判《奇怪的“人性论”》。

  这份上海市委机关报除了针对“人文关怀”和“社会反思”表示惊异外,还替重庆警方多加了最后一段:“周克华死了,明明是我们的便衣民警‘四枪毙命’,可是有的报网,在真相大白之后,仍然大题置顶,硬说他是‘自杀’的,而除了这个标题外,看他的内容,却只有‘被毙’的确凿内容,而没有‘自杀’的可信根据。这是为什么呢?难道还要把这个周克华,塑造成一条‘汉子’、一个‘英雄’?这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这是为什么呢?邻省的钱江晚报用《质疑推动社会进步》来回答:“原谅那些私下‘艾特’的传闻吧,哪怕这些传闻离谱得像谣言。传闻也好,谣言也罢,它绝不会止于智者,而是止于真相。一条禁不住质疑的官方发布,它可以是事实,但并不一定就是真相。许多官方新闻之所以在民众眼中云雾缭绕,不是民众的视力出了问题,而是从前太多闪耀着‘高大美’的新闻亮花了眼。他们已经习惯了质疑,习惯了先将每个来自官方的新闻当成假话,然后寄希望官方自己把水分拧干,交给他们一条摊开来,能看得清图案的毛巾。”

  在用《期待公正与安宁同在》、《不该为悍匪煽情》以及《抢到了新闻,失去了底线》批评“报复社会”等论调后,这份浙江省委机关报子报显然不认为“为什么公布的尸体比从前通缉令上的照片胖了”、“为什么其中同一个人胸佩的警号竟然一天之内截然不同”的疑问是奇谈怪论:“可惜啊可惜,第一时间,没人作答。倒是悍匪的脸还没看清楚,庆功的嘉奖令早已传遍了大地。”

  倒是北京晨报今日有文,试图解答关于“制造假象”的那个问题:“不愿透露姓名的军官告诉记者:‘在歌乐山上确曾发现过周克华躲藏过的痕迹。也许是歌乐山上警戒实在太严实了,搜山围捕工作也毫不含糊。所以周克华无法在歌乐山上长期躲藏,迫使他不得已下山’...在歌乐山上执行搜捕任务的队伍在周克华被毙前并无法判断其是否还藏匿于山中。直到周克华被毙20分钟后,才接到指挥部通知撤离。”

  三、电商价格战

  比起钓鱼岛保卫战和周克华围捕战,电商价格战可能更像是演戏。由京东商城当家人刘强东在前天通过微博公开挑衅“如果苏宁敢卖1元,那京东的价格一定是0元”,这场事先张扬的电子商务价格战,在昨天打得一地鸡毛,用新京报的说法是“嘘声一片”,用齐鲁晚报的说法叫“组团忽悠”。

  从预定开战的上午9点起,购物者一边观看那些总裁们在微博上互相赌咒发誓、挖苦对方,一边拿起计算器汇报比价心得。但看热闹的恐怕比下单的还要多,五大门户都为此建立财经头条专题,直播即时战况。那些试图搭便车的商家更是此起彼伏,他们要利用好这一波眼球注意力。

  只不过,北京晚报在昨天中午就已经失望地宣布,“放的话一个比一个狠,可比的一个比一个少”。盘点了全天战况,南方都市报除了用社论定义京苏价格战只不过是“一场尚待观察的网络营销”外,更向民众汇报具体数据:《六大电商火并首日战报大跌眼镜:仅4.2%商品降价》。

  除了例如《刘强东“做空”苏宁》、《两个穷人的流血战争》这种针对资本市场动向的分析,财经评论员们观点主要分为两类:警告恶性价格战会在最终导致垄断,并损害消费者利益,例如都市时报社评《警惕电商“比贱”背后的“垄断野心”》;后一种人则嘲笑“杞人忧天”,强调家电行业是市场化运作,例如东方早报由刘远举宣布《良性竞争是消费者福利的基础》。

  晶报就同时刊出了两派观点。信海光担心“频繁的价格战会逐渐打破理性的边缘,恶性的价格竞争把企业的信誉、质量与服务一起打掉,把投资者的信心打掉,把中国电商业的前景打掉”;徐冰则举双手“欢迎电商价格战”,劝对方不要“以那些似是而非的宏大命题,去操心本该由市场操心之事”:“消费者唯一需要警惕的,是以维护行业和企业发展,甚至维护消费者利益的名义,以行政力量去干预市场。”

  午前,网络媒体已经传来行政力量的最新表态。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在回答北京电视台记者提问时承认正关注电商价格战进展,并强调“行为是否违法,是需要由相关执法单位,比如说价格主管部门、工商执法部门等相关法律法规的执法主体来依法调查取证后方可作出判断。”

  最终,按照第一财经日报《以平常心看待渠道商价格战》里的高瞻远瞩:“在短时间里,京东与苏宁的‘战争’很热闹。倘若给予足够的时间长度,再回头来看这样一场带有口水味道的企业商战,所能看到的,或是一朵极不起眼的小浪花而已。”


取消回复发表评论:


提交需求或反馈

Demand feedback